用力工作十五年!( 發人省思的文章 )

去年,美國發生「九一一事件」後,新竹科學園區流傳著一則笑話,某航空公司打電話到國內第三大IC設計公司瑞昱半導體公司問︰「為什麼你們公司有個員工偏偏挑在這個時候去阿富汗?」經過公司上上下下查證,原來,這位怪人就是瑞昱的七位創辦人之一楊丕全。民國四十九年次的楊丕全,有人推估他的身價可能超過新台幣十億元。他在五年前退休,現在兼任瑞昱的公司顧問。退休後,楊丕全過著雲遊四海的生活,遍訪世界文明,除了阿富汗以外,也去過伊朗、西藏等地,光是尼泊爾他就去了五趟,每次都是由山腳往頂峰爬。

每個星期,楊丕全都會帶著電動玩具到瑞昱,找工程師打打電動。這是他的最愛之一。工作之餘他和工程師們聊聊近日產品開發動態,順道請大家吃喝一番。在新竹的高檔義大利餐廳裡,偶爾還會看到他穿著白色汗衫,涼鞋,短褲,開著賓士車帶家人一起用餐。他的生活型態,成為許多年輕工程師的夢想。除了楊丕全以外,瑞昱的另一位創辦人黃哲昇也選擇在三年前退休,擔任公司顧問。五十一年次的黃哲昇,平常酷愛下圍棋、拉南胡,每年負責瑞昱的新生訓練。

‧ 四十五歲退休!

急流勇退的年輕新貴有新工作觀,用力工作十五年,然後過自己的生活,這樣的例子其實不少,不到四十歲的聯發科技副總陳志賢去年離職,華碩電腦創辦人之一廖敏雄,以及台積電、聯電、廣達等公司,不少年輕的科技富豪們,目前都在紐西蘭、美國、加拿大等地過著閒雲野鶴般的生活。竹科(或者說是電子業界),集台灣的財富、產業趨勢、機會及影響力於一身,它是金錢的放大器、夢想的實現機,雖然這是一群金字塔頂端的族群,但它的價值觀,也牽引著台灣的主流價值。透過竹科,我們觀察台灣的新工作觀--用力工作十五年。

問問周遭民國五、六十年次的朋友們,你想工作到幾歲?什麼時候想退休?這常常是一個相當容易引起共鳴的問題。「四十歲或四十五歲退休」幾乎是多數年輕人的共識。「有沒有可能快速致富?」有人眼中甚至會閃爍著這樣的期待。如果我們把三十歲以前當成是嘗試發現自己興趣的階段,三十歲以後,「用力工作十五年」,然後退休,或者過自己想過的生活,是如今許多上班族心中的夢想。晚上九點,竹科的瑞昱半導體五樓,燈火通明,偌大的開放空間,一群工程師們在自己的座位上,專注的設計著電路圖。這裡有一股奇特的力量,瀰漫在空氣中,是一股說不出的時間壓力、強烈的成就動機、追求財富的夢想…摻雜而成的氣氛。

許多人稱呼這一群工程師是「台灣的科技新貴」,他們大都不到四十歲,就已經坐擁令人羨慕的數千萬、上億元財富,每個人都符合提早退休的條件。但貼近他們的生活與工作情形,卻又是另一番面貌。這一群人,字典裡沒有「加班」兩個字,工作到九點是常態;遇到新產品趕著要上市,連續兩個星期工作到三更半夜更是見怪不怪。他們的生活相當規律,他們之中有人這樣形容︰「我們晚上累了要去睡覺,是因為明天一早還要上班;我們要吃飯,是因為現在不吃,等一下出去外面就沒得吃。」

平常早上七點不到,他們就要進園區搶車位;有時週末假日,還得向老婆小孩告假,轉到實驗室看看,再想想有沒有更好的電路設計方式。不到四十歲,憂鬱症、高血壓、脂肪肝、痔瘡等病痛都提早出現。 「如何把電路體積做到最小、耗電量做到最低?」是這群人天天在想的事;「永遠要比別人更早一步想出來」成為他們揮之不去的壓力。因為,在電子業裡,「先到者全包」(time to market的特性),即使只晚了十天的設計,可能就一文不值。「知識躍進、嚴懲落後」是他們的遊戲規則。

‧ 殘酷的職場競爭

「這個行業,青出於藍的例子太多」稍微停頓,你的價值可能立刻就被取代,這樣殘酷的競賽,大家每天像跑馬拉松般不停的工作,絲毫沒有喘息的空間,如果你不幸失戀了,或者你稍微生病了,你的價值很可能立刻就會被別人所取代。「這個行業,青出於藍的例子太多。我很難想像,如果到四十歲,我還在做這個工作,是什麼情形?體力比別人差,腦力也被消耗得差不多,我們還有家庭要照顧,不像那些沒有女朋友,整天泡在公司的小夥子。」一位聯發科技光碟機晶片團隊的資深工程師說。說他資深,其實也才六十年次,三十二歲,但是「在聯發科一年,抵別人三年」即使外界估計他的身價在三、五千萬元之譜,但是,「這種工作不能做一輩子,再幾年我就要退休了。」他已經買了好幾張上千萬元的保單。

民國五十五年次的瑞昱通訊網路事業部IC設計經理吳昌璉、瑞頡科技IC設計部副理劉圍亮也有這樣的想法。「再過五年,等到財富累積到一億元時,我就要換跑道了。」他們努力逐夢,想過半退休的生活,或許去經營民宿、開服裝店、教書,或開個賣周邊電腦設備的小店面、當公司顧問。不只是「五年級生」(編按:民國五十年代出生的人)這樣想,民國六十二年次、台大電機系畢業的的瑞昱工程師張仲銘,常常工作到晚上十一點。他也說:「趁年輕要多努力一點,然後早一點退休,享受生活。不然,難道等到老了才幫自己蓋一個有錢的墳墓嗎?」問張仲銘,當他的生活抽離掉工作,還剩下什麼?「新竹本來就沒有生活品質。」他一點也不以為意。為了犒賞自己,今年,他打算換一台Audi A4的車。下一個目標則是與女友結婚,買棟房子。眼光放廣一點來看,在台灣的工作職場,其實許多人內心深處都有這樣的想法,竹科,只是一個縮影。

‧ 一天二十四小時的「便利超人」

生活被工作入侵,隨時隨地與工作為伍,追尋自我、提早退休成為都市人的夢想

《24/7新工作運動中》這本書中如此形容現代人:「在知識經濟時代,永無止境的追求速度、創新,是新一代遊戲規則。而當頭腦成為人類的生財工具時,不管你進辦公室,或回到家裡,總要隨身攜帶著這顆頭腦。於是,生活被工作入侵,一群全時工作(all-work-all-the-time)的新科學怪人出現。尤其是那些靠網路作業維生的人,或是軟體設計師、工程師等行業,他們工作超時的情況氾濫。而那群住在辦公室裡啃垃圾食物,廢寢忘食的瘋狂天才,正是這股加班文化的始作俑者。」

在新經濟的工作形態下,老闆永無止境的提出要求,多數員工因應的方式,若不是想辦法強迫自己工作得更快、更用心,或是身兼數職,於是,我們變成「一天二十四小時,一星期七天的便利超人」。但是,過度投入工作而超過個人承受的範圍時,會慢慢榨乾一個人的精力,讓人逐漸失去創造力以及求新求變的力量。於是,提早退休,或用力工作十五年後,追尋自己想過的另一種生活,成為許多都市人的夢想。

在台積電工作滿十一年的徐玉倉,去年辭職。估計身價五千萬元的他,現在每天打網球、閱讀,平均花五個小時花在三個小孩的教育上。他與妻子都沒有工作,他們正在享受「可以睡到自然醒」的人生。民國五十五年次的鍾正楠,在鴻海工作七年後,也於去年離職,現在輔大對面開了一家咖啡店。每週爬山、攝影,他的日子過得相當寫意。然而,儘管多數人有著這樣的夢想,是否每個人都能順利面對退休生活?提早退休真的是大家想要的生活嗎?還是,這只是一個藉以逃避工作壓力的藉口?

‧ 退休了,然後呢?

從壓力大到睡不著到快變成傻瓜,有人過不慣無聊的日子重出江湖,不久前,民國五十一年次、華碩工字號五號,也是創始員工的周明智,帶著老婆小孩由新加坡舉家回台,開了一家明楊顧問公司,做創投,找一些投資機會。兩年半前,周明智才辦理離職,帶著家人定居新加坡,打算好好享受人生、遊山玩水,現在卻又重出江湖?正在台灣科技大學上EMBA的周明智說︰「工作時,壓力曾經大到連續一個星期都睡不著覺,晚上還得吃安眠藥才能入睡。

但是,經過這兩年多的休息,漸漸又覺得整個人快要變成傻瓜,實在太無聊了。」於是,他收拾包袱,重回台灣職場,但是,他選擇一個自由度較大的行業」」創投。事實上,這也是多數科技富翁的第二份工作,「快樂而專業的投資人」既能保持與產業的互動,又不需要上第一線衝鋒陷陣。前微軟(Microsoft)台灣區總裁,現任普訊創投總經理范成炬也是其中一個例子。

辭去台灣微軟總裁一職後,估計擁有一千萬美元(約合新台幣三億四千五百萬元)身價的范成炬,原想好好享受人生,到日本賞櫻花、去美國看NBA籃球賽,環遊世界。但兩個月後,他就打消退隱之意,重回職場。原因無他,「我的朋友們都還在上班,我就算想去玩也找不到伴,沒有意思!」多數的台灣人在極度工作之下,其實只換來了外在的財富,如果卸下了職場的外衣,是否只剩下一個有錢的空殼子?退休後要如何過生活?恐怕又是另外一段很長的學習旅程。

因為,「工作時,他們儼然是專家,但在生活上,他們可能只是幼稚園小學生。」一位竹科業者認為。「很多人真的退休後,卻不知道自己以後要做什麼。」中央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房美玉指出,在學術研究上,工作還是大多數人用來證明自己價值的最主要方式,而且,每個人有一種希望與社會連結的原始欲望。因此,當一個人退休後,沒有很深厚的心理修養,常常會頓失人生意義。

美商惠悅(Watson Wyatt)企管顧問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周淑媛多年前曾看過豐銀行(HSBC)內部所做的一份調查顯示,「該行歷任CEO退休後的壽命不超過五年」。而其實,惠悅公司前兩任CEO也在退休後不久就過世。年近七十歲的中國信託商業銀行董事長辜濂松也曾經說過,他不想退休,因為許多身邊好友五十幾歲退休後,不是變成老人癡呆,就是提早向上帝報到。

‧ 退休生活怎麼過?

找到另一個值得努力追求的夢想,否則只剩有錢的軀殼,一點也不好玩,周淑媛說,這些故事其實在告訴我們,退休後一定要有一個堅強而可以去努力追求的夢 Q,要把人類生而具有的「玩」的能力再找回來。否則,如果退休後,只是一個有錢的軀殼,恐怕一點也不好玩。仔細檢視自己的內心,可能會發現,「用力工作,然後退休」的夢想背後,其實代表了更深層的需求,不過,這些需求並不一定得要脫離工作才能得到。

民國五十三年次,台大資訊系畢業的黃佑充是標準的科技金童。五年多前,他只有三十二歲,或許是初生之犢,黃佑充看準電腦傳輸介面(USB)晶片的商機,毅然的離開威盛的大傘,找了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,成立創惟科技。在短短的四年內,創惟一路打著順手牌,業績年年躍進,成為國內USB晶片大廠,並順利的達到上櫃目標,當時承銷價高達九十五元。晉身為人人欣羨的科技新貴族群後,黃佑充的人生價值觀陷入一團迷霧。

尤其,上櫃後,遭逢全球不景氣,創惟業績也出現衰退,黃佑充的身心受到巨大衝擊,「以前年輕,只知道一直往前衝,從來沒有時間靜下來好好想想,自己到底真的要什麼?」這一年裡,他把公司日常營運業務交給總經理等幹部,自己則重拾人文生活,大量的閱讀,從林語堂的《生活與藝術》、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沈恩的《經濟發展與自由》,到《領導者的七次微笑》等各類書籍;他也爬山、運動、與家人相聚。

偶爾,他帶女兒去動物園,或者,他與台大會計系畢業的妻子,會再重回台大法學院附近的龍門吃水餃,光臨昔日常去的湯圓店。這一年來,黃佑充幾乎不穿西裝,每天就是牛仔褲、運動鞋、休閒衫。他一直在想︰「我要追求的是什麼?」黃佑充回想創惟成立時,同事們到宜蘭放天燈,上面還寫著「股票上櫃,一路長紅」的祈語。

在股票上櫃後,他也曾經想,是否就此就該退休了?他再看看許多昔日的同學在矽谷領著高薪,人人心中雖然都懷抱著發財夢,卻惶惶不可終日,深怕哪天工作沒了。黃佑充悟出,他真正要的就是一份自由」」不被物慾、任何事所束縛的自由。今年過年,黃佑充寫了一封四千字的長信給員工,敘述他這一年的心路歷程與公司未來的方向。黃佑充將當年度的員工股票紅利全數捐出,成立一個人文教育推廣中心,他期待:「希望創惟發展成一個物質與人文並重的文化環境,讓大家有錢又能心靈自由,在這裡找到工作的美感、生活的美感。」

‧ 「提早放下」的哲學

黃柏鈞放棄將到手的聯發科分紅「如果太執著金錢,人生會少很多機會」除了提早退休,也有人選擇提早「放下」,走一條不一樣的路。二月份,五十九年次、清華大學電機系助理教授黃柏鈞,離開人人欣羨的聯發科技工程師職位(編按:他身處聯發科類 鞢]analog)設計部門,為主要獲利部隊」」光碟機晶片研發成員之一),他放棄高額的分紅配股,轉換跑道,到清大擔任助理教授。事實上,如果黃柏鈞晚兩個月離職,他就可以領到一筆不算少的財富。

在清大的研究室裡,黃柏鈞面對記者的問題,只緩緩的說︰「大家第一個疑問都是問我『你是不是秀逗了?』第二個疑問就是問我『你是不是已經賺飽了?』接下來,他們就會告訴我『你只要再多留兩年,未來的二十年就有著落了。為什麼就不能再忍一忍?』」說完,對話停了好久一陣子,他都不說話,筆者好奇的等著他的答案,也想仔細的看清楚這個稀有人種。「怎麼會有這樣的人?」從黃柏鈞的外型來看,他不高,很清瘦,頭很大(看起來很聰明的樣子),鏡框也很大,標準的白面書生。

「你家裡很有錢嗎?為什麼跟錢過不去?」筆者問。「我只是一個小工程師,出身也是個公務員家庭……,」只見他反問,「只是,人生在賺了錢之後又怎麼樣呢?然後呢?然後呢?然後呢?然後呢?」他一共問了四次「然後呢?」「我進聯發科,已經很幸運了,兩年就有了很不錯的報酬。這對我來說其實是一筆意外之財,完全在預期之外。何況,我也沒有什麼開銷,我目前還在租房子,也還沒計畫換車(編按︰他開著一部Tercel)。

在聯發科時,我們從早上七點做到晚上十點,中餐二十五元、晚餐二十五元,一個月連三千元都花不完。」接下來,又是一陣沉默。「如果太執著在金錢上面,人生會少很多機會。」黃柏鈞說。從小,黃柏鈞就是關在房間裡想自己事情的人。在生活上,他不喜歡冒險,「有點像自閉兒。」他自己說。但是,他卻很喜歡設計電路,這是他最大的樂趣。只不過,商場上激烈的競爭、永遠要比別人早一步推出產品的時間表,工程師們永遠趕不上,「我只有一個目標,就是要做一個任何狀況都要找得到工作的人。」他

說。永遠要有競爭力,科技日新月異,唯有繼續研發、設計,才能保有自己的競爭力。於是,黃柏鈞選擇重回校園,繼續從事研究工作。到底,「我還是比較喜歡在校園的感覺吧!」黃柏鈞說。也因為黃柏鈞要求對自己的人生有掌控權,為了追求這份理想,他可以放棄「未來二十年都不用再辛苦工作」的保障。在國內任教七年半的交大電子工程系系主任周景揚指出,「用力工作十五年」的工作觀,越來越成為現在台灣年輕一代的主流價值,他一點也不驚訝。因為,這其實是沿襲矽谷的趨勢。

‧ 用生命換取金錢?

生活與金錢成為,現代人選擇職業兩難,在用力工作時,想想自己放棄了什麼?

曾經在美國待十三年的周景揚說,在矽谷這個超級資本主義的科技界,大家都用生命換取金錢、追求財富。周景揚有不少學生都在國內IC設計大廠工作,最近也有將畢業的學生問他︰「該去聯發科還是瑞昱?」這位優秀的學生困擾的說︰「聯發科的工作雖然辛苦,一天可能要十六個小時,但只要好好工作幾年,四十幾歲就可以退休;而瑞昱的生活仍可保有部分的生活品質,比較平衡。」周景揚說,工作觀牽涉到一個人的價值觀,到底什麼對你才是最重要的事?是財富、健康,還是家庭,或是成就感?每當學生來問他如何選擇職業時,他總是不願給予學生最直接的回答,他說︰「我只是想辦法讓他們可以看遠一點、看聰明一點。」

周淑媛分析「用力工作十五年」的新工作觀。

第一、這個趨勢正在成形,卻它可能造成社會的中間階層空洞化。如果越來越多人這麼做,再加上人口老化的結構,站在社會福利的角度,未來年輕人的負擔將越來越重,這也是近幾年美國用盡各種制度希望讓知識菁英延後退休的原因。

第二、這個夢想不是人人可以達到的,除非你是股票族(進入績優的企業,享受分紅配股制度),或身處社會的金字塔頂端,或者具有顛覆傳統的工作創意,否則這個夢想對多數薪水族恐怕是可望而不可及。依據精算出來的結果,如果你現在三十歲,預備四十五歲退休,除了自有房屋外,你手上最好握有兩千萬元以上的現金,平均每年存一百萬元以上。

第三、在追逐這個夢想時,應該想想自己放棄了什麼?當一個人沾沾自喜的對別人說「很忙」時,可能是他的心死了(忙這個字拆解開來,就是心亡了)。

《24/7新工作運動》一書中也提出以下觀察,「現在,剛踏出校門的人大都能得到心中想要、條件很棒的工作,然而,不出一、兩年,便會了解自己終將工作至死,他們開始檢視所有事情,自己的價值、目標,什麼才是重要的事情。一旦你問過自己這些問題,就無法再安於一份無法令你滿足的工作,必須找出一種和『你是誰』緊密聯繫的工作方式。」換句話說,人生並不是只有用力工作與退休不工作兩種選擇。書中建議,一個人除了為收入而工作以外,還應該盡量保有掌握自己生活的能力。

檢視的方法有下:

‧ 保有掌握生活的能力

弄清楚現實、學習對抗老闆與壓力、避免給自己負擔、把創意融入生活

第一、要弄明白現實有可能發生的事情。不要因為達不到的目標,而感到挫折。自己的生活該是什麼樣子,不該盲目羨慕別人,每個人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故事。

第二、要學習對抗老闆過度的要求,和枉顧員工身心平衡的工作壓力。我們必須停止盲目的對工作效忠,取而代之的是專注於證明自己的工作能力。

第三、避免為自己加上不必要的負擔。很多人的工作壓力來自於過多的物質欲望。要如何解決這些壓力?結論是:別買豪宅、別開好車。我們試著避免帶給自己不必要的經濟負擔,這是人們放棄自我價值的第一個原因,也是人們選擇接受不喜歡工作的第一個原因。勤儉可以贖回自由。

第四、把創新的想法與行動融入日常生活。
曾經也是「用力工作十五年」族群之一的黃柏鈞,如今揮別致富跑道,回到他更認可的校園,他語重心長的說:「人生就像玩大富翁,遇到機會點,你可以翻牌,也可以不翻牌,繼續走下去。但無論如何,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。」

[轉載] 文/郭奕伶

tag : 用力工作十五年!( 發人省思的文章 )

留言

秘密留言

Google廣告
BloggerAds/推鑑貼紙
BlogAD廣告
月份存檔
推薦好站
全部文章連結

顯示所有文章

最新引用